特別推薦騰訊qq2009繁體版網站: http://www.zwzpyg.com/?p=395

2010年11月16日星期二

騰訊qq繁體2007,騰訊qq繁體2006,騰訊qq 2009



向硬件進軍 騰訊將推出QQ上網本?

昨天晚上參加了一個騰訊的在線調查,一開始說是調查“關於互聯網使用情況的”的,不過到後來發現醉翁之意不在酒,話題慢慢轉入到了上網本上來。

看調查情況,似乎騰訊正打算在2009年推出一款以QQ為主題的上網本,並且這款本子有下面以下一些特點:

一. 外觀設計:QQ個性化設計,全套相應配件;
二. 操作系統:QQ個性化視窗設計;
三. 特殊功能:使用戶使用起來更方便;
四. 系統配置:注重輕薄,加長待機時間,更便於攜帶。

向硬件進軍 騰訊將推出QQ上網本?

調查里面提到的這款上網本內置的一項新功能:騰訊軟件管理器(QQ Dock),其介紹如下:

1. 一個整合騰訊軟件或其他公司軟件的入口管理工具
  2. DOCK中程序的圖標可以自定義
3. 支持鼠標動態縮放感應、支持彈性的圖標拖放
4. 整個軟件可以拖放到屏幕任意未知,當位於屏幕邊緣時自動縮進
  5. 點擊任意圖標啟動對對應程序
6. 支持換膚的功能,用戶可以DOCK的皮膚

向硬件進軍 騰訊將推出QQ上網本?

同時說明,這個軟件管理器可能由上網本上一個特殊的按鍵“QQ熱鍵”來一鍵開啟:用戶通過鍵盤上“QQ熱鍵”,一鍵喚起QQDock。

向硬件進軍 騰訊將推出QQ上網本?

還有提到的一個特色功能是“自動更新”:當系統中安裝的軟件有新版本發布後,可以提醒用戶下載安裝,甚至還可以由“騰訊軟件管理器”來完成軟件的更新和安裝。
  QQ誕生 砸在手裡的產品

“從沒想過一定要開公司當老闆,我們幾個同學只是想有個機會去發揮所長,最好有點兒小回報,僅此而已。”

“不能否認,很多事情都離不開運氣。”在回憶創業歷程時,馬化騰並沒有首先說起技術或者創意,而是開玩笑似的談起了自己的幸運。 “從沒想過一定要開公司當老闆,我們幾個同學只是想有個機會去發揮所長,最好有一點小回報,僅此而已。”

1998年,馬化騰和幾個同學成立了自己的軟件公司,當時公司很小,主營業務是為其他公司做軟件外包。據馬化騰回憶說,當時跟他很熟的丁磊正在做郵箱系統,之後也賣了很多版本,“我也做過郵件,也給尋呼台做過互動系統,比如短信查郵件什麼的,即時通信是其中一個項目。”

做好了軟件系統,接下來就是銷售,“當時並不止我一家在做這種通信產品,有一次投標,為了搶先,我甚至在產品成型前就先寫好了投標書。”結果當然是投標失敗,“但現在想想還真的是幸運,那個拿到項目的公司沒有再維護產品,只有我們的QQ被砸在手上,才會持續做下去。”

連馬化騰自己都沒有想到,到了2000年的時候,隨便走進一個網吧,聊天工具QQ跳動的企鵝已經成了流行,“我沒想到那麼多人在網上爭著和認識不認識的人聊天,好多人為此刻苦學習打字,真瘋狂。”

騰訊馬化騰:網游正是金融危機時期的避風港

  融資困境 投資人曾拖後腿

“要說煎熬,我創業最煎熬的就是這段時間,我不喜歡這樣的拖延,那時候納斯達克已經快崩盤了。”

產品有人用,離公司上市還有一大段距離,無論如何,2000年的騰訊還是個小公司,而且它的駐地在深圳,“深圳沒有北京的海歸圈子,當時的風險投資也不懂,全靠高交會幫了忙。”馬化騰回憶說,看在國外的前輩ICQ的成功經驗上,盈科數碼和IDG投資了騰訊,“兩家一起進,壯著膽子。”

但馬化騰的融資過程並不順利,隨著互聯網冬天的臨近,IDG投資完之後一直忙著為馬化騰的公司找下家,“找過搜狐、新浪,他們都沒看得上眼。” 馬化騰記得,當時任職搜狐的古永鏘和馮珏都到騰訊看過一眼,2001年春天,馬化騰自己又去新浪見了王志東和汪延,但後來都沒了消息。

最後進場的買家是傳媒集團MIH,而最令馬化騰心焦的一段創業經歷也自此開始,“我願意找更有實力的投資人,IDG也願意出售股權,但盈科不答應。”當時的盈科,小超人李澤楷的數碼港計劃如日中天,“他甚至還找過王晶這樣的導演來我們公司參觀,探討前景。”

“要說煎熬,我創業最煎熬的就是這段時間,我不喜歡這樣的拖延,可當時盈科不說買也不說賣,把我們晾在一邊,等到最後終於定下來出售已經是2001年6月,那時候納斯達克已經快崩盤了。”

資本市場的幸運與否也許真的很難判斷,到了2008年6月,因為股價增長強勁和穩定,騰訊成為恆生指數的成分股,它頂替的正是盈科。

  受惠母親 一本清晰的財務賬

“她很負責任地幫我整理財務報表,後來公司搬家,搬那些桌椅板凳都是家里人幫忙,因為公司要減輕負擔。”

現在看起來,馬化騰的創業途徑很符合年輕人對所謂“知識英雄”的想像,寫代碼出身,幾個同學合夥創業,一起加班吃盒飯,熬夜改產品,憑藉創意和勤奮取得成功,慢慢地公司上市,簡陋的辦公室換成宏偉的大樓,創始人進入富豪榜。

但實際的情形要艱苦得多,以至於馬化騰需要給自己最感謝的人列一個長長的名單,“要感謝家里人,最開始我媽不同意,我爸挺支持我的,可最早的董事長卻是我母親。”馬化騰回憶說,一開始,幾個年輕人是拿著母親的退休證去註冊的公司,但這位法人母親幾乎都沒來過公司,“可是她很負責任地幫我整理財務報表,後來公司搬家,搬那些桌椅板凳都是家里人幫忙,因為公司要減輕負擔。”馬化騰的感謝名單裡還有當時深圳電腦協會的秘書長“丁阿姨”,還有現在深圳電信局的一個朋友,“是他們幫我們找了辦公場地,免我們的租金,聯繫託管服務器,現在看好像這些事情很小,但沒有這些,當時真不敢往下走。”

也許是對創業過程中這些幫助難以忘卻,馬化騰在招聘時定下一個標準——“人品好”,“我幾乎是有點偏執地超級強調這一點,我們幾個創始人都喜歡簡單,不喜歡搞政治化,哪怕你說我不懂也好,我就是強調簡單,人品第一,這樣的畢業生進入我的公司培養三年,我讓他成為業務骨幹。”

  增值業務 多元化從“Q幣”開始

“門戶可以幫忙黏住用戶,網絡遊戲也可以,增值服務也可以,既然我們在即時通信已滿足了90%的要求,為什麼不多做嘗試?”

喜歡玩QQ的年輕人,聽到“增值服務”這個名詞會覺得陌生,但你如果提到“Q幣”、“QQ秀”、“歡樂豆”,他們一定會恍然大悟,“原來就是這些小玩意兒啊”,截至上個季度,對於騰訊來說,這些小玩意和網絡遊戲每個季度的銷售收入已經開始迅猛增長,佔騰訊總收入的很大一部分,是它們保證了這家公司足夠的經濟實力,並且為騰訊在門戶和電子商務等領域的擴張奠定了基礎。

馬化騰認為,騰訊之所以開發五花八門的增值服務,後來又運營網絡遊戲,最後更進入包括搜索和門戶在內的全業務競爭,都是源於某種危機感,“門戶可以幫忙黏住用戶,網絡遊戲也可以,增值服務也可以,既然我們在即時通信已滿足了90%的要求,為什麼不多做嘗試?”

2001年,騰訊開始大規模發行120元一年的Q卡,後來又開發了付費的服務QQ秀和棋牌遊戲。其中藉鑑自韓國的QQ秀後來大行其道,這種帶有遊戲性質的虛擬裝備,給QQ用戶選擇虛擬著裝的權利,當然用戶也可以忍受不著裝的尷尬,在對用戶虛榮心的恰當挑動之下, QQ秀消費成為潮流。據了解,當初QQ秀項目在騰訊內部的審批過關時,全體高層曾對一個長達80多頁、邏輯縝密的PPT進行了詳細討論,而現在它已經成為騰訊最賺錢的項目之一,也是騰訊在增值業務進行擴張的開始。

騰訊馬化騰:網游正是金融危機時期的避風港

  進入網游 危機中的寶貝

“對於網絡遊戲而言,由於既能夠從消費者直接獲得現金,又不是奢侈品,正好成為金融危機時期的避風港。”

實際上,自次債危機爆發以來,在全球股市震盪下行的局面下,騰訊的股價依然非常抗跌,而同行們多數都創下20%以上的跌幅。對此馬化騰評價說,“多虧我們業務均衡,剛好大家曾經不看好的網游現在成了寶貝”。

騰訊從2003年進入網絡遊戲行業,正好趕上了黃金時期,現在網游創造了200個億的市場,而網絡廣告加起來才100個億,“3年內網游是集中現金流的主要業務,現在的門戶也都在做”。

在這場活著的人都沒有見過的經濟危機當中,資本危機已經逐漸向實體經濟的危機轉化,最明顯的是企業的收入下降,創業者也許關門或是裁員。 “投資人很慌亂,人踩人一樣把價格往下壓”馬化騰評價說,他認為現在受影響最大的業務是企業間貿易,互聯網廣告則很難說,而對於網絡遊戲而言,由於既能夠從消費者直接獲得現金,又不是奢侈品,正好成為這個時期的避風港。

不過,在馬化騰看來,中國的網絡遊戲市場現在仍然局勢太亂,“暴利攪得人心浮動,好多小公司憑一款遊戲就做運營商,連煤老闆都在投資網游,還夢想要上市” 。馬化騰認為,現在很多人不相信發行商的力量,只有等到生產商、發行商、運營商分工明確,真正的網絡遊戲工業才可能實現。

  精彩履歷

從人盡皆知的即時通訊工具QQ起家,這家公司的業務已經涵蓋門戶、搜索、電子商務、社區、視頻等所有熱門領域。

創業十年的騰訊,開創了中國互聯網“全業務競爭”的先例,它還擁有更多的第一,比如流量,比如市值。

擔任CEO十年之久的馬化騰,到現在為止的創業心態還是“產品經理”式的,嚴肅、謹慎、熱愛技術、追求細節,談起產品滔滔不絕,在新出爐的《福布斯》富豪榜上他排名第9。

  精彩語錄

“即使是在創業融資的初期也要有造血能力,對股東也要負責任,投資人進來,總不能讓人家虧吧。

我沒覺得自己特別有錢,都是普通家庭出來的,這麼多年我們家的生活習慣也沒有大變化,頂多房子大一點。

我和丁磊走上了一種創業道路,從技術入手,後來多學了很多商業的東西,而馬雲走的是另一個方向,不同的道路都可以成功。

騰訊的價值觀是正直、盡責、合作、創新,人品很重要,我有點偏執地超級強調這一點,人品第一。

  公司上市意義有多大?對所有騰訊的員工、股東和創始人都非常重要,能夠提高品牌形象,員工得到了期權。對於我個人來說也就是完成一個歷史階段。

我們這些本土出身創業者管理能力也許不足,因此要引入職業經理人,但是創業者擁有職業經理人不同的能力,我們可能是土的,但我們一針見血地知道產品的關鍵。 ”

2 条评论: